紙包飲品盒回收漿廠「Mil Mill 喵坊」,經歷不獲續約風波後,最終遷廠收場,現有元朗廠房獲延長至月底交還。告別之前,「喵坊」在元朗廠房舉行最後一次開放日。 整個下午,數百市民絡繹不絕,帶同廢紙和紙包飲品盒到訪回收。不少家長帶同子女參觀,了解回收過程,也有人即場嘗試造紙。 「喵坊」負責人葉文琪說,遷廠成本較預期上升,要分階段落成,預料最快年底遷入坪輋新址,新舊廠房無法「無縫交接」,至少有數個月「空窗」,但期間會照收集廢紙、紙包飲品盒,留待之後再處理。 對於開放日的人流和反應,他說多謝市民支持,「喵坊」才可以生存得到,將來亦會再辦開放日。 東區人也來訪:farewell啊嘛! 住在港島東區的前區議員陳寶瓊,酷熱周日走入大西北,因為「喵坊要搬了,這是最後一次開放日,想來看看廠房。」她之前已經參觀過,今日還要再來一次:「係啊,farewell啊嘛!」 她今日帶同廢紙、購物紙袋、飲品鋁箔盒來到廠房。她解釋,「喵坊」特別之處,是有能力處理膠質比較重的紙。一般而言,市民日常生活接觸到的紙包飲品,並非純紙質製造,還包括膠和鋁箔成份。 她說,香港之前無廠房處理紙包飲品鋁箔盒,但這幾年「喵坊」出現後,會收集這類鋁箔盒,令她也養成習慣,飲完紙包飲品後會剪開、清洗、再回收。 她認為,回收對社會意義重要,因為不同國家、地區都有回收廠處理自己的廢物,為何香港無?香港都要有。正當堆填區要擴建,又要興建焚化爐時,她反問道:「是不是要靠末端處理解決廢物問題?我覺得不是,大家都要做回收。」 中學生結伴訪回收廠 撿舊書《唐山大地震》 學生哥放假無踢波、無周圍遊蕩周圍玩,反而走去參觀回收廠。「喵坊」回收廠內,有三名中學生結伴而行,細看舊物。三人同住元天屯一帶,今早先搬了一箱廢紙而來,折返回家後,下午再搬一疊廢紙來到回收廠。 趙同學說,平時較少機會走入回收廠,想看看廠房怎樣運作,看過回收機器,也看看有沒有舊物是自己所需。他拿了一個舊電腦顯示螢幕,也拿了一些舊書,包括《唐山大地震》。 梁同學自言,他們都不算十分環保,但今早十時多,他們卻搬了一箱廢紙而來,回家後下午又再搬一疊而來。有種熱血,有身體力行。 問同學回收廠對社會有何意義?同學們說,可以讓更多人明白環保的價值,也讓他們反思,「物品唔用的時候,第一個的選擇不是棄置。」 如果還有通識教育,這天本是他們的「其他學習經歷」。 <新聞來源: https://hk.news.yahoo.com/%E5%91%8A%E5%88%A5%E5%85%83%E6%9C%97%E5%BB%A0%E6%88%BF-%E6%95%B8%E7%99%BE%E5%B8%82%E6%B0%91%E5%8F%83%E8%A7%80%E3%80%8C%E5%96%B5%E5%9D%8A%E3%80%8D-%E4%B8%AD%E5%AD%B8%E7%94%9F%E7%B5%90%E4%BC%B4%E8%A8%AA%E5%9B%9E%E6%94%B6%E5%BB%A0-111805703.html)